奚山君

这里是奚山君,文笔渣,用爱发电,啰哩啰嗦。挚爱德哈,初心新风,深恋亚梅。

【德哈】非卖品1

德拉科十分喜欢街角那家蛋糕店的甜甜圈。

清新甜美的青苹果香气的巧克力与松软的面包勾住了德拉科的舌尖,也牢牢攥住了德拉科那本与甜食绝缘的胃。德拉科毫不怀疑,如果有一天吃不到它们的话,自己会打不起精神做任何事的。

德拉科再一次走进这家蛋糕店,眼神再一次锁定在青苹果甜甜圈上时。他惊讶地发现,他美妙可爱的甜甜圈橱窗上被贴了刺眼至极的红色的“非卖品”字样,下面还有该死的小字说明。

“尊敬的顾客,从即日起本店会少量生产青苹果口味的甜甜圈,,只要您购买本店任意商品就可以获赠一款青苹果甜甜圈,赠完即止。”

“青苹果甜甜圈怎么就只能成为赠品了?!”德拉科愤怒地看向正逆光坐在玻璃窗前悠哉游哉喝着咖啡的戴着圆眼镜的年轻人。

“破特!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被叫到名字的哈利波特并没有为德拉科的愤怒而转过头瞥他一眼,绿眼睛盯着碟子里和他眼睛一样青翠欲滴的青苹果甜甜圈,手上还不停地用银勺子搅拌着他面前的氤氲着热气的棕色液体。

德拉科看着他刚刚往里面加了四块糖,他觉得那杯咖啡一定会甜到腻人。

暖洋洋的阳光和氤氲的雾气下波特的眼睛好像更好看了,德拉科觉得自己有点低血糖了,要不他怎么会出现一种想让波特喝下那杯甜腻的咖啡然后嘴对嘴喂给自己的疯狂的想法,一定是没吃甜甜圈的原因,一定是。

德拉科也是昨天才知道这家店的店主是自己大学时候的死对头--哈利波特。

那时的德拉科一只脚已经踏进了这家蛋糕店,当他灰蓝色的眼眸与那双碧绿的湖水结结实实地撞到一起时,另一只在门外的腿最先反应过来,先于德拉科的大脑带着德拉科逃离了哈利,也逃离了他挚爱的甜甜圈。

五分钟的马尔福先生沉浸在对自己的怂里怂气的后悔和对甜甜圈的无限思念之中,不就是和波特睡过一次吗,至于怕成这样?

德拉科在心里唾弃着自己十分不马尔福的行为,他正了正板直得不能再板直的西装,摸了摸发际线即将占领高地却依旧一丝不苟的发型,安慰了还在扑通乱跳的心脏,怀着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心情向蛋糕店进发。

所幸的是,哈利已经走了。当德拉科从跟他已经熟稔的漂亮店员潘西与赫敏口中得到哈利原来是这家店的老板,刚刚哈利看到他还追了出去时,德拉科的咖啡登时壮烈牺牲了一半。

这一举动引起了两位女士的注意,她们开始探究地盯着德拉科,像是要从他脸上或者身上挖出什么似的。

德拉科心虚地快速结了帐,然后飞快地从尚未闭合的感应门冲了出去,还差点撞上一个看起来就是经常出入蛋糕店的胖子,引得对方抱怨连连。

秋天的落叶总是多得让人厌烦,时不时地跳出来绊你一下。等你回头看它们的时候,它们又用它们的美色来诱惑你,让你忘掉它的恶行,对它做点什么来保持它对你保持吸引力。但它下次还会试图绊你,这真是太烦人了。

“就像波特。”德拉科恨恨地想,然后捡起了他脚边的一只红叶。

一年前的德拉科和哈利分别是霍格沃茨大学两个实力最强的篮球队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队长,两队人互相看不顺眼,时不时就会起一些小矛盾小冲突。
自然而然,身为队长的两人更是水火不容,今天你骂我一句臭白鼬,明天我就回你一句死疤头,肢体冲突更是家常便饭,因此被关禁闭写检查的次数更是数不胜数。两人的关系一直就这么缓慢而坚定的恶化着,但也并不坏,至少德拉科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毕业舞会那天之前,一切都是正常的。

那天德拉科真的是喝醉了,他很确定自己醉了。所以等他醒来的时候,看到身边的赤身裸体满身红痕的波特时,差点心脏病发昏死过去。

可德拉科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晕,波特醒来一定会杀了他的。

马天怂先生以最不斯莱特林的方式穿好衣服,给波特拉好被子后,火烧似的逃跑了。自此之后,德拉科就再也没见过那个张扬明媚红得像火焰似的的格兰芬多。


“似乎已经有一年了呢。。。。。波特好像更好看了些,也不知道他现在女朋友是谁,金妮还是秋张?那个晚上他早忘了吧。。。。”德拉科忍不住酸溜溜地想着。

波特已经抬起头盯着他了,他好像知道德拉科在想什么似的,镜框后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像是要把他戳个洞出来似的。
德拉科被这种目光盯得头皮发麻,注意力开始回到甜甜圈问题上,他挑起了一边眉毛。
“破特!你这是对青苹果甜甜圈的侮辱!!!”德拉科快步从令人发指的“非卖品”字样旁离开,仿佛再呆一秒他就会因为忍不住撕掉这个字样,他坐到了哈利对面的椅子上。

“就算你对我有意见,也不必这么降低它的价值啊。你知道你其他的甜品甜腻得让人难以下口吗?我才不要买其他任何甜品,作为甜甜圈的老顾客兼你的,”德拉科思考了一下,斟酌了下词汇,“老同学,我希望你可以让我按原价,不,三倍,十倍的价钱买下它们,或者把制作这款甜甜圈的厨师介绍给我,我想高薪聘请他做马尔福庄园的御用厨师,他做的甜甜圈才不会只做赠品。”

德拉科的滔滔不绝并没有对着哈利的脸。事实上,他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看着甜甜圈,仿佛那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似的,因此马天怂先生并没有注意到哈利已经站到了他的膝盖前。

“我说,马尔福。”哈利开口了。

德拉科咽了咽口水,还是该死的性感,那晚哈利难耐的喘息声和求饶声似乎又响在了德拉科耳边。

哈利顿了顿,扶了扶眼镜。做出了一个让德拉科的发际线又升高一寸的动作——-他坐到了德拉科的腿上,。

“一年不见,你还是怂得要死。”

哈利喝了一口那个看上去就甜的要命的咖啡,在德拉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吻上了德拉科的唇。

灵巧的舌尖在德拉科的口腔中跳动,吸引德拉科和它共舞。

德拉科的手不受控制地搂在了身上人的腰,另一只手按住了波特细长的脖子,把两人的唇贴得更紧,加深了这个吻。

“果然太甜了。”德拉科迷迷糊糊地想。

在德拉科准备把手伸进哈利的衣服里时,哈利分开了两人紧贴的嘴唇。一条亮晶晶的银丝从两人 嘴角分离开来,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在德拉科开口之前,哈利说话了。

“那些甜甜圈是你的了,你可以带走他们了。”

“还有,马尔福先生,请在你的马尔福庄园收拾出一间房间给你的御用厨师哈利波特,他明天就要任职。”

哈利在德拉科震惊的表情下缓缓绽出一个笑容,璀璨得让德拉科一时失神。

“本店商品钱货两讫后不退不换,”哈利附在他耳边,温热的气息让德拉科觉得有些燥热,“刚刚我已经得到了报酬——马尔福先生,我绝不会再退回去的。”

TBC

【德哈】青苹果沐浴露(2)

前文链接http://xishanjun330.lofter.com/post/1ef5ee35_12ad778cc

依旧没有开上车,对不起,我食言了。也对不起拽哥,依旧没有吃上肉。深深怀疑自己到底在墨迹什么。。。。。人物依旧ooc,慎入。https://shimo.im/docs/ouRBC4bN560xzOTV/ 

立个flag 明天开车

【德哈】青苹果沐浴露(1)

一切都不属于我,罗琳女士拥有版权

HE

麻瓜校园AU

人物ooc

德拉科躺在床上,百无聊赖。

周末午后的阳光慵懒的洒了他一身,像是温柔地给了他个拥抱似的。可是德拉科皱起的眉头和紧闭的灰蓝色眼眸却并不觉得这个拥抱有多惬意。德拉科慢吞吞地起身,“唰”地一声拉上了窗帘,无情地推开了阳光,自顾自地又躺了回去。

无聊。

这是德拉科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念头。

昨天的德拉科可不是这样过的,就在现在这个时间,当时的那个德拉科还在边给破特擦头发,边嘲讽破特提前写论文只为了明天和韦斯莱家那个红头发的叫金妮的女孩子出去旅游的愚蠢行为。言辞犀利而又不失幽默,妙语连珠,口若悬河。看着疤头被自己气到面红耳赤,毫无形象地让他闭嘴的样子,德拉科十分骄傲地在心里给自己加了十分。

另外两个室友早就去和女孩约会了,宿舍就只剩下他和疤头

那时的破特刚洗了个热水澡,也没有戴那副丑丑的圆眼镜,碧绿的眸子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湖泊,像是要把德拉科整个吸进去,封印在其中,永世不得翻身。

洗完澡的波特整个人暖洋洋的,就像午后的阳光,温暖又美好。德拉科一直觉得这样的破特是有魔力的,让人无法拒绝的魔力。

所以在破特对着德拉科软绵绵地笑着要求他为自己擦头发因为自己要写论文的时候,德拉科的双手很明显被波特魔力所蛊惑,违背德拉科的强烈拒绝为死对头服务的意志,心甘情愿地轻柔地给破特擦起他那一头乱糟糟软软地贴在头上的黑发。

波特的衣领敞开着,漏出好看的锁骨和奶白色的皮肤,德拉科一直怀疑破特是不是吃了什么魔药,否则天天在室外篮球场挥汗如雨的人怎么可以这么白,他敢打赌,全校都找不到一个比破特更白的女生了。

最令德拉科满意的是这场澡冲去了篮球赛带来的汗味和令德拉科忍不住皱眉的脂粉味,只留下了淡淡的青苹果香。那是德拉科最喜欢的沐浴露,笨蛋破特总是会错拿。两个瓶子明明那么不一样,炽热的红色和张扬的绿色,差别之大就好像他和破特,截然不同,水火不容。可是两个瓶子现在却又阴差阳错地规规矩矩地服从命运的安排,相遇,然后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继续水火不容。

虽然破特总是会拿错,但德拉科一次都没有提醒过波特,因为他觉得一只青苹果味的湿疤头十分地让人想。。。怼他

没错,就是想怼他,怼到他像只炸毛的小兔子,怼到他眼眶红红,怼到他上来抓着自己的领子要自己闭嘴,然后。。。。。。

不存在的。德拉科咳了一声,看着自己裤子被顶起的小帐篷,呻吟着捂住了脸。

德拉科觉得自己有必要洗个冷水澡,调整一下自己的脑子,果然和破特这种巨怪住久了脑子也开始出问题了。

破特已经和韦斯莱家的红发女孩出去了,他们旅途会很愉快,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会见到自己不曾见过的风景,他们会牵手,会接吻,甚至还会上床。而自己却只能像个痴汉一样躺在床上想着破特想到勃/起,真的是没救了。

德拉科快步冲到浴室,急急地脱掉衬衫,毛衣和裤子,急急地拧开水龙头。

他现在急需冷静,他不能再想那个有魔力的波特了。那个波特会腐蚀德拉科的心智,会把德拉科封印进那汪绿潭水中永世难出。

其实昨天德拉科根本不想怼波特,甚至在隔着毛巾感受到波特湿软软的发丝之后,他甚至有种可以和波特这样天长地久,周末可以和波特去约会的错觉。可是下一秒波特嘴里吐出的的话却无情地把德拉科的错觉重重地拍回脑海最深处,他说他要和金妮去旅游两天,他说德拉科你没人约吧,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德拉科记得自己当时做了什么,他揪了一把波特的黑发,吊儿郎当地宣布要和新认识的学妹阿斯托里亚去看电影,俗气但浪漫得要死。还说可能会带她来寝室,和她共享他最爱的青苹果沐浴露。

口袋里的游乐场门票蹦蹦跳跳地提醒着德拉科他原本的计划,德拉科感觉它们都快跳出口袋了,但他硬是将它们镇压了下去,十足的暴君做派。

令德拉科不解的是,波特沉默了,德拉科明显感觉到手下人一瞬的僵硬,他甚至都没计较自己揪他头发。就在德拉科在考虑波特是不是脑子被揪出问题时,波特开口了。

他说:“德拉科,祝你和女朋友玩的高兴。”

这句话成功冲破了德拉科脆弱而单薄的语言防线,德拉科与哈利成功启动了彼此日常相处模式,疤头与秃头齐飞,破特与白鼬一色。事后德拉科觉的自己真的是被波特给踩过了,怎么会骂出那么多不马尔福的词汇,真的是太有失优雅了。

急急的敲门声打破了德拉科的回忆与自我反省,德拉科胡乱擦了两下就裹了一条浴巾去开门,不知道是哪个没带钥匙的冒失鬼回来了。

迎接德拉科的是一个霸道而带着酒气的吻,隐隐地还透着青苹果的气息。德拉科感觉自己被搂住了脖子,那双不安分的手还有隐隐下滑的趋势,脸上冰凉的镜片触感向德拉科昭示着索吻者的身份。

德拉科看着怀里的酒气浓重眼眶红红的波特,遵从自己的本能狠狠地吻了回去。


Fin

晚上看看能不能开车,马上要上课了,没午睡的人哭唧唧。

美学课的沙雕摸鱼,忽略我的丑字吧,这课真的无聊

Darry forever


今日份的二瑟和小梅子
尽力了 哭唧唧 但是还是有ooc

今日份的被Harry逼穿女装哭唧唧的怂拽x突然攻气十足气场两米八的我哈

校服真的好难抽到啊QAQ